<menuitem id="1nr5x"><delect id="1nr5x"><pre id="1nr5x"></pre></delect></menuitem>

      <b id="1nr5x"></b>

      <dl id="1nr5x"></dl>
      <menuitem id="1nr5x"></menuitem>

      <menuitem id="1nr5x"><delect id="1nr5x"><i id="1nr5x"></i></delect></menuitem>
      <b id="1nr5x"></b>
      “搶裝”潮起 今年風電裝機容量或同比增長30%-40%

        當前,海洋正在成為中國風電產業發展的新高地。隨著棄風率的不斷下降和風電技術進步,中國風電行業在經歷兩年多的低谷后即將迎來行業拐點,行業景氣度將進一步提升。但隨著競爭加劇,可再生能源補貼不斷退坡,如何實現高可靠性發電,如何快速降低度電成本,也是即將面臨的考驗——

        中電聯近日發布最新數據顯示,5月份我國風電新增裝機容量1.38GW,同比增長43.75%,環比增長91.7%,行業回暖跡象明顯。在近日舉辦的第四屆“全球海上風電峰會”上,業內人士認為,隨著棄風率的不斷下降和風電技術的進步,中國風電行業在經歷兩年多的低谷后即將迎來行業拐點,海上風電將成為行業增速企穩回升的主要動能。

        高景氣度有望維持

        近段時間,海上風電產業動作連連。6月10日,中國海洋石油集團有限公司首次發布了《綠色發展行動計劃》,明確了大力發展海上風電產業等新能源新業務。5月19日,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與江蘇省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,雙方將投入1600億元打造華能江蘇千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。更早前,三峽集團、國家能源集團、中廣核、國家電投等央企都加大了海上風電的布局力度。

        與陸上風電比,海上風電具有資源豐富、發電利用小時數較高、不占用土地資源、靠近用電負荷中心等特點,是新能源發展的前沿領域。“中國海上風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。”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執行副總裁曹志剛說,目前風電僅占全國發電總量的5.2%,中國能源結構轉型對可再生能源有迫切的增長需求。同時,得益于大型風電設備產業化,海上安裝工藝、海上輸變電技術能力以及海上風電智能運維服務能力的提升,為海上風電大規模開發提供了重要保障。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前我國海上風電建設將形成一波“搶裝潮”。5月24日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》,對于2018年底前已核準海上風電項目,必須在2021年底之前建成并網,方可拿到0.85元/千瓦時的上網電價。對此,2018年,江蘇省一次性批復24個共計6.7GW的海上風電項目,廣東、福建、浙江等省份的核準總量近20GW。根據最新的《2019年風電建設管理辦法》,2018年前核準未建項目將成為今明兩年的裝機主力,預計2019年風電裝機在28GW至30GW之間,同比增長30%到40%,行業景氣度逐步提升。政策的出臺無疑將大大推動裝機項目的建設進度,行業將持續維持高景氣。

        母港建設至關重要

        與陸上風電不同,港口在海上風電建設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作用,被譽為“海上風電之母”。“母港對于風電產業鏈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。”荷蘭北荷蘭省投資開發局對外投資項目經理維姆表示,海上風電港口跟集裝箱港口不同,需要精心設計安裝,必須離風電場非常近。以荷蘭埃姆斯哈文港為例,該港口過去10年來是荷蘭海上風電重要的組裝和安裝基地,港口可達性、可觸及性非常強,靠近多個海上風電場,整個港口之間水運和陸運通暢。在設計上,航道和入口特別寬,可以讓風電設備順暢進入港內。在供應方面,港口擁有風電設備制造和測試場地。

        同時,海上風電產業對港口的升級同樣具有非常明顯的帶動和聚合效應。比如,依托歐洲海上風電的快速發展,丹麥埃斯比約港實現了從以油氣業務為主向海上風電母港的升級。該港已經形成完整的海上風電產業鏈,擁有專業化的設施和寬敞的運輸區域,可以為周邊上千公里海域的海上風電項目提供運維服務支持。

        隨著風電場規模不斷變大,離岸距離越來越遠,對港口的建設也提出了新的挑戰。“現在的運輸船和海上風機越來越大,基礎架構形式也在變化,出現了漂浮式風機。因此,港口建設必須跟整個產業聯系得更緊密。”丹麥倫訥港管理公司首席商務官克爾凱郭爾說。

        風機容量因地制宜

        “大兆瓦風機商業化運營對于降低海上風電度電成本意義重大。”全球風能理事會專家趙峰說,隨著風機單機容量的提升,過去6年,海上風機度電成本下降了一半。他表示,風機功率提升、葉片直徑擴大后,年發電量也隨之增加。今年1月份西門子歌美颯推出10兆瓦風機后比較發現,其發電量比8兆瓦風機提升了30%。

        除了發電量提升,大功率風機還可降低成本,在同樣的裝機規模下,單機功率越大,所需安裝的風機臺數越少,帶來的是成本的降低。比如,海上風電運維占到整個項目生命周期成本的25%至30%,風電場風機臺數越少運維成本越低。

        正是看中了大功率風機的優勢,國內風電廠商紛紛緊跟市場潮流,陸續推出大兆瓦風機。根據中國風資源條件,明陽風電規劃了5.5兆瓦、6兆瓦、7兆瓦、8兆瓦的海上風機,目前正在研究10兆瓦以上的海上風機;金風科技研發的8兆瓦風機預計將于今年下半年下線;上海電氣已在批量銷售7兆瓦風機,今年年底還將推出首臺8兆瓦樣機。

        需要警惕的是,海上風機的功率并不是越大越好。在遠景能源高級副總裁田慶軍看來,成熟的供應鏈是決定風機大小的關鍵因素。在明陽智慧能源集團股份公司總工程師賀小兵眼中,風機單機容量必須根據風資源條件、施工工藝條件決定。“歐洲海域風資源條件好,所以可以把單機容量做大,且能較好控制大兆瓦風機的基建成本。中國海岸線長,各個區域風資源不一樣,比如廣東、福建雖然都有臺風,但是兩個區域資源條件卻不一樣,按照目前自然條件,廣東海域低風速又有臺風影響下,5.5兆瓦、7兆瓦級別是單機容量上最經濟的選擇。福建海域因為風速較高,可以建設10兆瓦級別的大容量機組,大兆瓦是這塊海域今后的發展方向。”

      主辦單位: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  網站運營: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  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  銷售熱線:400-007-1585
      項目合作:400-007-1585 投稿:63413737 傳真:010-58689040 投稿郵箱:yaoguisheng@www.ft977.com
      《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》編號: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

      “搶裝”潮起 今年風電裝機容量或同比增長30%-40%

      作者:王軼辰  發布時間:2019-06-28   來源:經濟日報

        當前,海洋正在成為中國風電產業發展的新高地。隨著棄風率的不斷下降和風電技術進步,中國風電行業在經歷兩年多的低谷后即將迎來行業拐點,行業景氣度將進一步提升。但隨著競爭加劇,可再生能源補貼不斷退坡,如何實現高可靠性發電,如何快速降低度電成本,也是即將面臨的考驗——

        中電聯近日發布最新數據顯示,5月份我國風電新增裝機容量1.38GW,同比增長43.75%,環比增長91.7%,行業回暖跡象明顯。在近日舉辦的第四屆“全球海上風電峰會”上,業內人士認為,隨著棄風率的不斷下降和風電技術的進步,中國風電行業在經歷兩年多的低谷后即將迎來行業拐點,海上風電將成為行業增速企穩回升的主要動能。

        高景氣度有望維持

        近段時間,海上風電產業動作連連。6月10日,中國海洋石油集團有限公司首次發布了《綠色發展行動計劃》,明確了大力發展海上風電產業等新能源新業務。5月19日,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與江蘇省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,雙方將投入1600億元打造華能江蘇千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。更早前,三峽集團、國家能源集團、中廣核、國家電投等央企都加大了海上風電的布局力度。

        與陸上風電比,海上風電具有資源豐富、發電利用小時數較高、不占用土地資源、靠近用電負荷中心等特點,是新能源發展的前沿領域。“中國海上風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。”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執行副總裁曹志剛說,目前風電僅占全國發電總量的5.2%,中國能源結構轉型對可再生能源有迫切的增長需求。同時,得益于大型風電設備產業化,海上安裝工藝、海上輸變電技術能力以及海上風電智能運維服務能力的提升,為海上風電大規模開發提供了重要保障。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前我國海上風電建設將形成一波“搶裝潮”。5月24日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》,對于2018年底前已核準海上風電項目,必須在2021年底之前建成并網,方可拿到0.85元/千瓦時的上網電價。對此,2018年,江蘇省一次性批復24個共計6.7GW的海上風電項目,廣東、福建、浙江等省份的核準總量近20GW。根據最新的《2019年風電建設管理辦法》,2018年前核準未建項目將成為今明兩年的裝機主力,預計2019年風電裝機在28GW至30GW之間,同比增長30%到40%,行業景氣度逐步提升。政策的出臺無疑將大大推動裝機項目的建設進度,行業將持續維持高景氣。

        母港建設至關重要

        與陸上風電不同,港口在海上風電建設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作用,被譽為“海上風電之母”。“母港對于風電產業鏈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。”荷蘭北荷蘭省投資開發局對外投資項目經理維姆表示,海上風電港口跟集裝箱港口不同,需要精心設計安裝,必須離風電場非常近。以荷蘭埃姆斯哈文港為例,該港口過去10年來是荷蘭海上風電重要的組裝和安裝基地,港口可達性、可觸及性非常強,靠近多個海上風電場,整個港口之間水運和陸運通暢。在設計上,航道和入口特別寬,可以讓風電設備順暢進入港內。在供應方面,港口擁有風電設備制造和測試場地。

        同時,海上風電產業對港口的升級同樣具有非常明顯的帶動和聚合效應。比如,依托歐洲海上風電的快速發展,丹麥埃斯比約港實現了從以油氣業務為主向海上風電母港的升級。該港已經形成完整的海上風電產業鏈,擁有專業化的設施和寬敞的運輸區域,可以為周邊上千公里海域的海上風電項目提供運維服務支持。

        隨著風電場規模不斷變大,離岸距離越來越遠,對港口的建設也提出了新的挑戰。“現在的運輸船和海上風機越來越大,基礎架構形式也在變化,出現了漂浮式風機。因此,港口建設必須跟整個產業聯系得更緊密。”丹麥倫訥港管理公司首席商務官克爾凱郭爾說。

        風機容量因地制宜

        “大兆瓦風機商業化運營對于降低海上風電度電成本意義重大。”全球風能理事會專家趙峰說,隨著風機單機容量的提升,過去6年,海上風機度電成本下降了一半。他表示,風機功率提升、葉片直徑擴大后,年發電量也隨之增加。今年1月份西門子歌美颯推出10兆瓦風機后比較發現,其發電量比8兆瓦風機提升了30%。

        除了發電量提升,大功率風機還可降低成本,在同樣的裝機規模下,單機功率越大,所需安裝的風機臺數越少,帶來的是成本的降低。比如,海上風電運維占到整個項目生命周期成本的25%至30%,風電場風機臺數越少運維成本越低。

        正是看中了大功率風機的優勢,國內風電廠商紛紛緊跟市場潮流,陸續推出大兆瓦風機。根據中國風資源條件,明陽風電規劃了5.5兆瓦、6兆瓦、7兆瓦、8兆瓦的海上風機,目前正在研究10兆瓦以上的海上風機;金風科技研發的8兆瓦風機預計將于今年下半年下線;上海電氣已在批量銷售7兆瓦風機,今年年底還將推出首臺8兆瓦樣機。

        需要警惕的是,海上風機的功率并不是越大越好。在遠景能源高級副總裁田慶軍看來,成熟的供應鏈是決定風機大小的關鍵因素。在明陽智慧能源集團股份公司總工程師賀小兵眼中,風機單機容量必須根據風資源條件、施工工藝條件決定。“歐洲海域風資源條件好,所以可以把單機容量做大,且能較好控制大兆瓦風機的基建成本。中國海岸線長,各個區域風資源不一樣,比如廣東、福建雖然都有臺風,但是兩個區域資源條件卻不一樣,按照目前自然條件,廣東海域低風速又有臺風影響下,5.5兆瓦、7兆瓦級別是單機容量上最經濟的選擇。福建海域因為風速較高,可以建設10兆瓦級別的大容量機組,大兆瓦是這塊海域今后的發展方向。”

            關鍵詞:電力, 風電,裝機容量


      稿件媒體合作

      •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!
      •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!
      • 電話:010-63413737

      廣告項目咨詢

      •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!
      •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!
      • 電話:010-63415404

      投訴監管

      •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!
      • 電話:010-58689065
      老司机电影网--你懂得视频--老司机视频